豆瓣日记: 你看你看姜文促狭的笑

  姜文的恶趣味在电影中一再宣泄,却只有这一段,让观众回到了青春,回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不是江南黑瓦白墙,细细的雨巷,是间隔错落的,起伏连绵的灰色,瓦沿线条似直似曲,条条顺顺的屋脊成了延长线,可以把人,甚至自行车送到任何想到的地方。

  头上的天蓝的自然,白云白得自然,李天然也跑得自然,还要起几个翻身——这哪里是在准备报血海深仇而做的追踪,反而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无所事事的 后代小少年。他们 翻墙屋,他们找人打架,他们追逐可爱的小女生,也试探地接触风情的。他们有的是时间和青春去宣泄和浪费。

  《》这样正经的电影名,和这屋顶这样美好的青春放在一起,就成了不正经。和李天然口中几次提到的之辨那样,大人们完全觉得幼稚可笑。

  倒是屋檐底下的世界,有了一样的交缠,千千结般的心计,种种,种种钩心斗角。说是为了「反民复明」也好,说是为了「鞑虏」也罢,都把自己当成历史的一个重要操手,都在布局,下棋,把别人当棋子,不管。

  穿行在屋檐瓦顶的拥有热血青春的功夫高手,如同今天的键盘侠一样激昂,却整天念叨「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被父辈约束,一定要按一家被害的模样去复仇,而总是隔林观望。

  想光复大明朝当 的,除了武功高强凶辣外,面对来报杀父之仇的人,忽然怂怂地说「我们还是诉诸法律来解决吧?」。

  女裁缝最后承认:其实,我们都不勇敢。自己一直以为必然要做的大事,终究落在了等等等中,而迟迟没有动手。

  电影中的这群人啊,宁愿在钟楼撞钟,在屋檐上奔跑,找小姑娘玩耍;宁愿给无数体面人做 服,做夜行装,骑单车;宁愿为了一樽好醋去包饺子,放鸽子,寻找朱元璋的假画玩……然后用这些理由,为自己总是没有下手去做想做的惊天伟业而寻找借口。

  姜文这次在电影中藏了太多的恶趣味,还在这恶趣味的背后促狭地看着写影评的我们。

  斩首,枪打窟窿就不用说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中丰腴妩媚的美配着她青春干净的展颜一笑,《太阳照常升起》里陈冲大夫靡靡的喘息风姿,到了《》,许晴把万般风情化在软绵绵的中,却一再地在青春热血的李天然面前吃了瘪,这个瘪透着姜文的恶趣味。

  自从走硬汉酷哥线后,廖凡就喜欢留俩撇小胡子。姜文就把朱元璋画像增了两撇胡子,逼着廖凡扮演朱前龙合影,那段台词的恶趣味叫人不觉哈哈。

  至于姜文与廖凡密谈「复明大业」,俩人仿佛在舞台剧上表演着话剧,你一言我一语, 快刀乱麻似的热情洋溢,意兴激扬,底子里偷着空洞无物的毫无,那是在戏耍电影中的人物,也是在对银幕外的观众的戏弄。

  配合着电影海报看,姜文、许晴与周韵仨人在后看着好戏,前排廖凡彭于晏俩剑拔弩张,却分明也是在戏耍。

  同看的小小表妹边看边发抖地坐立不安。一方面是被影院空调冻着了,另一方面也是没看懂。

  说没看懂的人还真不少。连豆瓣里能写有趣影评和文章的女 编辑都大摇起头,说台词太尬,故事太尴。

  比如周韵扮演的巧红的原型施剑翘,徐浩峰《箭士柳白猿》里也有这个原型,却没周韵这个于心中契合。

  比如医院里的医生们对着一个装在溶液罐里的「肾脏」希波克拉底的誓言,那却是当年轰动一时的著名文人梁启超被院长错割下的健康的肾。

  比如李天然跳上屋顶,杳然飞跑时, 唐凤仪高喊给他新取的名字「布鲁斯 · 李」,结果到了影片末尾比武时,李天然果然用起弹跳步,侧过身子,左手背前探,虚张,右手拇指往鼻子上一擦而过——分明李小龙的截拳道技法。知道梗的人拍手大笑,不知道的莫名其妙。

  再比如电影结尾那个爬在狮子石雕像拍照刷威风留影的日本兵,照片早就成了经典的入侵证明,而姜文则让他死在妇人裙胯之下,也算是恶趣味。

  其实电影并不烧脑,台词也没那么精到要字字揣测的地步,却让影评人有的,有的失望,有的无聊,有的撒泼,只有姜文在促狭地笑着,好像说,我这便是在做戏逗你们玩的。

  李天然与朱前龙都有飞檐走壁的能耐,都有能瞬间,功夫了得,他们的自然深不可测,却毫无的机会就死在两枪之下。

  怀着血海深仇的李天然,有一身中国功夫,暗器与飞檐走壁,却几乎是在美国读书长大,成了能接受完整美国陆战队训练的美籍华人,连中国话都说不利落(难怪姜文找他来演)。而他最后的报仇,穿的是日本服装,拿的是日本武士妖刀,打的是结合的李小龙截拳道。

  蓝青峰开口闭口各种高手各种布局,着狼子野心的日本人,也看不起认真写日记的 蒋介石,随手一点就是各军阀成名人物,仿佛一切在掌握的爷们,结果被日本人耍成了「无牙老虎」。

  都到了还努力把自己脸往穿着龙袍的癟脸朱元璋画像上靠,希图能复兴大明当上 。

  而身为的李天然老爹,可以在日本人面前摆威风,日本人可以在朱前龙面前摆威风,朱前龙可以在蓝青峰面前摆威风,蓝青峰可以在老爹面前摆威风。一个漂亮的圆环。

  ……这些戏耍、映射乃至思考,都是姜文以前玩剩的,现在重新拾起来,捧的人说他在对自己致敬(心),贬的人则当成他姜郎才尽的再一个明证。

  两个功夫高手,一个穿着日本服装,一个穿着西装,用中国功夫比武,拔了五把枪,一会儿戏仿李连杰的陈真对打,一会儿比尔的断喉。末了稀里糊涂上房顶找寻枪,一下子把电影背景里面的国仇家恨成了一种奇怪的杂合。

  电影到了决斗完成后,有人以为李天然会被哪一个人,比如蓝青峰,比如唐凤仪,比如巧红轻轻巧巧地一枪,毙命。他们觉得这是最迎合电影中不断重复的莎士比亚《王子复仇记》「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主题,也给了电影更深的力量。因为电影中李天然在前期行动中,总是不断怀疑自己,担心自己的不能胜任,无法战胜小时候的恐惧。

  李天然的一切行为都很被动,送到美国生活受训,接到部队任务回归北平,从不允许复仇到可以搞搞震玩大发去,他都是被别人推动着的。他自己的本性的活动,就是藉着复仇,追寻仇人的理由,在敞亮无遗的屋顶上没有阴影地跑动,跳动,乃至骑车翻滚,无忧无虑。

  有着成熟女性美丽的唐凤仪不到他,而清风明月似柔和淡沐的巧红成了他的导师,给了他冲出去的动力。

  仿佛是一个天天喊着夺回的热血键盘青年,痛快地喊了几点后,真的就完成这个愿望一样,他只能傻傻站在屋顶上,和四十年后的马小军一样,着一个女子的名字。

  李天然则在晴天丽日上,穿着大褂,刚成熟过来的青年才俊模样,他喊的时候,不知道有几层迷茫几层希冀。

  所以,我们也许可以断定:姜文玩了很多恶趣味,塞了很多死活在电影各个角落里。但他依然喜欢表现永远逝去的青春,喜欢阳光下面那段倏忽不再的快乐的,小小忧虑的少年生活。

  好多朋友看完电影,对姜文恨子不成龙的心态溢于言表。喏喏诺,列了多少姜文电影的问题所在。或者觉得他这次表现过头,各种微言大读不出来,姜郎才尽。

  和的兮兮交流,对过了眼神之后,彼此大笑——我们都那么喜欢姜文的这部《》。

  ▲ 姜文的恶趣味心理。其实《》中他演的角色让葛优来,会更出彩。

上一篇:也就是说,更名后该公司就没哟再盈利过 下一篇:吃鸡日记之你真的了解电竞显示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