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讯丨中山作家萧飞散文集《春雨知时节》由中

  7月16日,我市作家、中山日报文棚作者萧飞的散文集《春雨知时节》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

  《春雨知时节》散文集是萧飞所著的第一本散文集。该书收录了作者新近创作的部分精品散文。

  据悉,该书没有具体的分辑,但书中收录的55篇散文,相当一部分是与生活相关的。作者认为,生活中的大自然之美、人们的心灵美、人与大自然的和谐美,都是作者笔下的素材,即使是一些不愉快的事,也在作者的视觉窥觎下,出她的另一面而演绎成章。其主要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往事回忆,二是山水游记,三是岁月随想,四是花虫情怀。

  这些散文作品,大多数曾在中山日报副刊、中山日报APP文棚、天涯社区博客、红网文学论坛等媒介发表,有的被编辑推荐为“精华”作品,有的点击率很高,单篇就达数万人次,网友和读者都给予了较高的评价。

  工作几十年,大多数时间是与文字打交道,写了许多文章,一部分散见于全国各地以及一些网站,也有部分获有关部门励,还有一些文章被别人录入有关书中出版发行。一些亲朋好友称鄙人为“大笔手”,我著书立说。我对被人称呼为“大笔手”有点别扭,但对我著书立说却有点心动。左思右想,等待时机。进入丁酉年,吾辈认为时机成熟了,于是就开始步入了著书立说时期。“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的”。《春雨知时节》是我的第一本散文集,其历经数月,经历过组稿、编辑、校稿和印刷等工作环节,终于与读者见面了。为了她,我的一些朋友付出了他们辛勤的劳动,在此,我对这些朋友真诚地道一声“谢谢!”

  著书立说是大多数有文化的人梦寐以求的愿望,且不说流芳百世,起码证明了自己没有白界一遭,因为你为这个社会留下了历史,为末来社会留下了前人的社会活动踪迹,为推动人类文明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写到:“古者富贵而名摩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第一句话的意思是说,古时候身世富贵而名字磨灭不传的人,多得数不清,只有那些卓异而不平常的人才著称于世。那什么样的人才是卓异而不平常的人呢?接下来我们看到,司马迁列举的无一例外都是写下了名著的人。演绎《周易》的周文王,作《春秋》孔子,写《离骚》屈原等等,这些圣贤都因他们的伟大著作而获得了不朽。古人眼中成功的人生有三种,也就是所谓的朽(又叫“三立”说): 立德(成功),立功(事业成功》,立言(学问成功)。其中“立言”就是做文章,著书立说,而且这个文章是之作。从道理上说要接近,从文采上看要流芳。可见不只在太史公的眼里,在我们先人的观念中,文学都是获得不朽的最佳方式之一。而历代文人的最高理想,也正是写下不朽的著作并因此不朽。

  和多数活动一样,读书、写作也存在动机。很多人都会问,在种种压力下,为什么要花时间去写许多不能改变生活现状的东西,为什么我们还要读那么多显然不能对现实生活立刻起效的书--尤其是文学书?我也常常思考此问题,人生于世什么不好干,偏偏选择著书立说?思来想去,终于悟出了结果,原因就在于,人是伟大的,也是渺小的,人可以入地、无所不能的物质世界,但人的内心永远是脆弱的。著书立说是生活撺掇的结果。现实生活中的真善美,时刻都在撞击着我的心海,溅出浪花,且不停地推搡着涌上笔端,与文字打交道有几十年了,面对这种情形,没有办法,加上诗人、作家何中俊老友的“推波助澜”,借助天涯社区这个平台,开了一个博客,所以就写出了一些文章。最初是一个月写一、两篇,后来是一个月写十几篇,进入天涯社区的两年之后,竟然被挂上了“天涯名博”的衔头,在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活动中还进入了二十强。这本散文集的文章均来在天涯社区开设的博客,经过了天涯社区编辑和一批网友读者的“审阅”,大部分文章被编辑推荐,也得到了许多网友读者的点赞。尽管如此,但我还是有点诚惶诚恐,担心自己的文字会“误人子弟”,希望读者朋友们能包涵鄙人的不是。我写的文章虽然类型比较杂,有散文、小说、诗歌,也有社会杂谈、生活随想、读书笔记和书评等等,甚至还有一些报告文学和论文等等。但在我所写的文章中,相当一部分是与生活有关联的。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生活中大自然的美,人们的心灵美、人与大自然的和谐美,都是鄙人笔下的素材,即使一些不愉快或者伤心的事,也在我的视觉窥觑下,出她的另一面而演绎成章。岁月悠悠,人生苦短,文学长河,大浪淘沙。文焉,书焉,历史上能流传于后世的是凤毛麟角也。但吾辈却不管这些,即使是不能流芳百世,也起码证明了自己的人生比较充实,没有虚度年华,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一点财富。

  一位伟人曾经这样过后人,“有所作为是生活的最高境界。”现代大文学家巴金曾经说过:我不曾人生,不曾装饰人生,也不曾美化人生,我是在作品中生活,在作品中奋斗。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 神思》“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我才之多少,将与风云并驱矣。”吾辈当然不能够与古今伟人、文豪相提并论,但面对生活、面对人生都是积极向上的。活着一天,就是有福气,就该珍惜。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对你笑;你对它哭,它也对你哭。

上一篇: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广西分会龙胜中学创作园地成 下一篇:西安作家屡获冰心散文第八届又有七人作品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