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对以来中国世情民生的书写堪称正史之斧正

  5月8日,由中国作协创研部、作家出版社联合举办的陈彦长篇小说《主角》研讨会(现实题材作品系列研讨之一)在京举行。

  秦腔是秦人之魂,一座秦腔戏台演尽百态。商洛籍作家陈彦将秦腔戏台内外付诸于文字,用长篇小说《主角》展开一幅复杂世相的宏阔画卷,在当代社会极具现实意义。这部作品年初一经出版,便引来全国文学界的高度关注。5月8日,来自京城文学评论界的名家们济济一堂,为陈彦的作品集体点赞。

  陈彦,1963年生于商洛镇安,一级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创作《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等戏剧作品数十部,三次获“曹禺戏剧文学”“文华编剧”,曾创作 32 集电视剧《大树小树》,获“”。著有长篇小说《西京故事》《装台》,其中《装台》被中国小说学会评为“2015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榜首,2017年获首届“吴承恩长篇小说”。

  陈彦曾在中提到,故乡商洛对自己的文学创作有着深远影响。他称,镇安和商洛是生我养我的故乡,在这里形成了我基本的人生观价值观,不管还是做事,都秉承了商洛人朴实、厚道、乐于吃苦的,养成了一种守望的定力,是山里生长经历给咱事业打造了这个底子。如果没有商洛开始戏剧创作这个经历,就不可能上升到省上这个平台。这么多年来,商洛方方面面包括一直很、抬爱,自己在这里很温暖、很滋润,总觉得背靠的港湾有家的感觉。

  陈彦长篇小说《主角》首发《人民文学》头条,之后被《长篇小说选刊》《当代·长篇小说选刊》等多家刊物转载,并入选多个年度推荐榜单,广受好评。2018年1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至今已加印三次。陈彦曾三度荣获曹禺戏剧文学、文华编剧,并获首届中华艺文、吴承恩长篇小说。陈彦的作品,成为代表商洛文化的又一张名片。

  《主角》围绕着一个名叫忆秦娥的秦腔演员展开,描写她从11岁学艺到51岁功成名就的生命历程和舞台生涯,又从忆秦娥写到她女儿宋雨,时间跨度40多年。作者试图通过戏剧舞台生活的一角,窥探一个时代的脉动与一个群体的生命律动。小说的叙事场景也在不断扩展拉开,既有乡村也有都市,既有国内也有国际,既有情场也有生意场,甚至还有天堂和的对比。小说时间跨度大,从一直写到当下,对近半个世纪的时代风云变化也有较多的着墨之处,用秦腔艺人的视角起了整个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个体命运沉浮附着在时代的巨变之上。整部小说有两条大的主线,一条是忆秦娥一步步成为秦腔名伶的打拼故事;另一条线是忆秦娥卷进纷争的故事。忆秦娥仿佛从一开始就被牵着鼻子走,相继被挖掘,被选进县委领导层,被省级剧团引进等等。她自己本身更多的还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小时候险些被性侵的经历让她对爱情和异性有着天然的抵触心理,这些不幸的经历影响了她的一生。

  5月8日,在陈彦长篇小说《主角》研讨会上,来自京城文学评论界的名家们济济一堂,为陈彦的作品集体点赞。

  中国作协副李敬泽认为,如何描述四十年中国社会震古烁今的变化,是摆在作家面前的重要问题。《主角》写个人与时代的关系,并在大的时代中塑造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形象。作品丰沛、饱满,通过对具体的,充满性格力量的人物群像的塑造,写出了时代的基本面向。其经验值得认真探讨。

  作家出版社总编辑黄宾堂介绍了《主角》的出版和发行情况,并认为《主角》是陈彦的厚积薄发之作,达到了很高的创作水准。

  文化部原部长王蒙认为,《主角》为当代文学提供了一个不同的世界。写戏曲人物的作品虽所在多有,但无一如《主角》这般深入、丰富、细致、可信。这无疑与陈彦生活积累的丰富密不可分。《主角》还是一部极为“完整”的作品,其中有活生生的人物,读来令人不已。其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联系,也值得深入探讨。

  《文艺报》总编梁鸿鹰认为,《主角》中有两个“主角”,其一为忆秦娥,其二为中国传统戏曲。对这两个“主角”,陈彦都有极为丰富精彩的描述。

  《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认为,《主角》有一种“整全之美”。无论从故事、人物、结构、语言还是整体节奏看,《主角》都是一部非常完美的作品。忆秦娥身上体现出非常茂盛、结实和坚韧的中国文化根脉,是当代文学史中独特的“这一个”。

  沈阳师范大学教授孟繁华认为,《主角》是新世情小说的典范之作,其对以来中国世情民生的书写堪称正史之斧正。中国作家协会小说委员会副主任认为,《主角》对正面人物、正能量的书写非常成功。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认为,《主角》是一部具有“经典相”的现实主义力作。陈彦写出了一批堪称典型的人物形象。其语言也极具特色。

  沈阳师范大学教授贺绍俊认为,《主角》的叙述生动自然,反映了作者深厚的生活经验。《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认为,《主角》体现了陈彦对历史和时代,表现了戏曲兴衰起伏和共同交织的历史进程。

  《·海外版》文艺部主任刘琼认为,陈彦有一种对整体命运,人的命运和社会发展的命运的深层思考,因此《主角》包含着极为丰富的寓意。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李朝全认为,《主角》是整体上非常完整的,堪称精品的好作品。

  《日报》文艺部“文学评论版”主编王国平认为,《主角》里有非常复杂的社会关系。作者为忆秦娥编织了一个严密的关系网络,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有用的,后边都站着一群人,都代表着一种社会力量或社会现象。因此,该作成为当代历史进程的一部文学化的百科全书,最终显影出的是一个丰富而驳杂的当代中国。

  中央党校的丛治辰认为,《主角》包含着极为复杂的内容,堪称描述四十年的经典作品。

  记者:您笔下的“主角” ,并非四射,往人群中一站也不是最突出最个性张扬的那一个,很多时候别人在竞争,她却往后缩。您还说,大艺术家一定要有痴憨蠢笨的一面,太过聪明,脑瓜灵光得眉头一皱就能计上心来的,并不适合做角儿。这似乎与一般人们想象的“主角”有很大差距,为什么要这样设置?

  陈彦:先说一下《主角》的主角忆秦娥吧。刚开始她只是个放羊孩子。她舅在剧团敲鼓,看着姐姐娃多家穷,就想弄一个女子到剧团去。忆秦娥姐姐漂亮,灵气,本来应该姐姐去,但忆秦娥年纪小,在家用处不大,就让她去了。进剧团以后,也看不出她有太大前途,只是舅舅的相好胡彩香觉得这娃嗓子好,教她唱戏。为啥呢?因为她在家放羊,经常在山上野喊。忆秦娥她舅是单位上的怪人,专业,有感。她舅犯事后,忆秦娥演员也当不成了,到伙房帮灶,闲着没事儿就。后来老戏解放,几个老艺人发现这娃能吃苦,认为能吃苦是戏曲演员的首要条件,就把她弄出来排戏,竟然火了。后来忆秦娥被调到省上大剧团,在省团,主角配角争斗愈演愈烈,在争斗过程中忆秦娥不断向后退。她身上真没有名利思想,希望安安宁宁,谁都不理是最好的状态。可她越是不争,反而越被往前推,成了大主演。随着褒的到来,蜚语也来了。后来经济大潮起来,剧团不行了,大家要么做生意、要么做模特,她却没什么可弄,没事只能,也没明确目的,只是因为不活动就不舒服。这样好多年,后来戏曲慢慢得到重视,这个过程中她开始,逐渐自觉。忆秦娥本名叫易招弟,给她取艺名的作家秦八娃说过:有时候这么蠢笨的人,身上还有“春江水暖鸭先知”的一面。忆秦娥后来不断寻访老艺人,从他们那里汲取营养,最后成为秦腔金皇后。在大家都抛弃传统迎合时,她反而回到山里找寻老艺人学艺,当不断接受外来把自家改得面目全非的人逐渐要从中国文化的根子里学习时,忆秦娥已经很了不起了。由忆秦娥的经历看,中国戏曲行的萎缩、衰退,有时代挤压的原因,更与从业者已无大匠生命形态有关,都跟了社会的风气,虚头巴脑,投机钻营,制造轰动,讨巧卖乖,一颦一蹙,一嗔一笑,都想利益最大化。

上一篇:他们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阮咸、王戎、 下一篇:她1907年出生在斯莫兰省的一个农民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