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贵高原的精准脱贫:念好“山字经” 做好“水

  原标题:云贵高原的精准脱贫:念好“山字经” 做好“水文章” (长江经济带沿线行)云贵高原的精准

  (长江经济带沿线行)云贵高原的精准脱贫:念好“山字经” 做好“水文章”

  中新社云南昭通7月30日电 (记者 万淑艳)要在2020年全面脱贫,中国如何打赢“脱贫攻坚战”?近日,中新社记者跟随“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主题采访团,走进长江上游地区的云贵高原,探究曾经“中国最穷地区”的脱贫攻坚。

  通过易地搬迁、生态、发展特色产业,曾经的“好山好水好贫穷”正转变为“靠山靠水奔小康”。

  云贵高原地处中国大西南,地形崎岖,江水湍急,是长江上游的生态屏障。这里贫困县集中,在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名单》上,云南省贫困县最多,有73个,贵州省紧随其后,有50个。

  先来看看“长江第一湾”流经的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2014年至2017年,累计减贫3794户14496人,贫困发生率从8.36%下降至0.62%,脱贫摘帽工作进入尾声。

  玉龙县鲁甸乡地处滇西北最大的林区,曾经砍伐森林带来短暂富足,却极大了生态。1998年国家实施天然林工程后,鲁甸乡生态迅速好转,但经济却一落千丈,农民收入锐减,返贫现象严重。

  贫穷倒闭产业转型升级,鲁甸乡已从往昔的“木材之乡”变成“云药之乡”。目前丽江市中药材种植面积达23.6万亩,仅鲁甸乡就种植了6万余亩,全乡90%以上农户种植药材,主要中药材品种发展到近30多种。通过种植中药材,农民收入大幅度增加,森林资源得到有效。

  鲁甸村民和云曾是一位“木材大户”,1998年开始种植中草药秦艽、滇重楼等,20年来带动400多户村民通向致富,这位致富“带头人”说,有许多村民通过种植滇重楼成为百万富翁,资产三四百万、四五百万元已成为普遍现象。

  沿着金沙江顺流而下,我们来到贵州省湄潭县。依托茶产业,湄潭县在2016年摘掉了“贫困”帽子。湄潭县有60万亩茶园,是贵州茶叶第一县,也是全国第二产茶县,2017年湄潭县茶产业综合收入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在湄潭县核桃坝村,12000余亩茶山绵延似海。村支书明说,核桃坝村从曾经的“顿顿红苕包谷饭,吃水要翻几匹山”,已变成“家家有茶园,户户农工商”,2016年茶叶总产值达2.24亿元,人均纯收入16400元。

  截至2017年,贵州茶叶种植面积达700万亩,是中国茶叶种植面积最大的省份。茶产业发展让越来越多人脱贫致富,也让贵州更加“绿色”。

  行至金沙江下游的云南省昭通市,从市委杨亚林的口中,中新社记者得知了这样一份“贫困大数据”:所辖11个县区,有10个国家级贫困县,其中7个还是深度贫困县,92.1万贫困人口尚未脱贫。305万农村劳动力中,有237万常年外出务工。

  “2018年3个县,2019年6个县,2020年1个县。”这是杨亚林的脱贫摘帽目标。

  可是,这里的山区、半山区土地占96.4%,人口密度却是云南省的2.23倍、全国的1.85倍,“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如何脱贫?

  易地搬迁!2017年调任昭通市委后,杨亚林隔段时间就会走访山村,他还给基层干部下达“军令状”:“谁要是有懈怠,就一年半载,让他呆到那里去,看看他能不能常年住在高寒地区。”

  推进“应搬尽搬”与“应退尽退”相结合,努力探索“进城、入镇、进厂、上楼”的城镇化安置模式,近35万贫困人口将在2019年底前搬出大山,并同步推进产业支撑、就业创业、公共服务等综合配套设施。

  绥江县城兆佳坝安置区是昭通30个进城入镇集中安置点中的一个,今年7月底实现全部房屋封顶,7139名搬迁将在今年底搬入新家园。48岁的杨春民将从十几公里外的深山搬迁至兆佳坝,按照每人不超过25平方米的标准,杨春民一家将分得一套125平方米的楼房。

  如何让贫困人口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杨亚林的秘方是,念好“山字金”,做活“水文章”,统筹发展符合昭通实际的高原特色产业,以建成百万亩苹果园、同步推进笋用竹产业发展为重点,全面加大生态产业建设力度,同步引进配套企业,实现种植、收购、保鲜、加工、营销一体化模式助推产业发展。

  标签:昭通市 云南 贵州 云贵高原 中新社 云南省 金沙江 贫困县 湄潭县 长江经济带 贫困人口 大数据 市委 攻坚战 贵州省 中药材 丽江市

上一篇:区纪委注重写好纪律审查的“后半篇”文章 下一篇:什么情况下能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