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曼丽面前装什么深情

  沈千阙的脸出现在殷唐的手机屏幕上,曼丽小鸟依人地靠着他,两人的脸几乎紧贴在一起。

  他揪着花羽缠了绷带的手,扔到地上,然后猛地一脚踩上去,看着她疼痛的表情,嘴角露出的笑。

  “装什么烈女!贱人!难不成你知道自己在沈千阙眼里不过是条狗,连话都不想说了?!”

  “以茗!你怎么了?”花羽害怕地瞪大眼,不得已扭过头,拼命向沈千阙求饶,“沈先生,求求你,按照殷先生说的做,别去找姐了。”

  “凭什么?你以为跟殷唐演苦肉计,就可以骗过我?”沈千阙的话如同锥子,一个字一个字凿她的心,“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曼曼的,何况是别人的。”

  过了会儿,他露出个极其古怪的表情,似笑非笑,比殷唐的疯狂更为恐怖:“你怀孕跟我有什么关系?”

  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口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她抬头一看,沈千阙已经快步走了进来。

  沈千阙面若结霜,挂掉手机,拽起殷唐的衣领,把他重重扔到地上,而后抬起脚,猛踢殷唐小腹。

  “沈千阙,原来这个女人对你来说,不光是狗那么简单嘛。既然这样,你在曼丽面前装什么深情!”

  “闭嘴!”沈千阙只是进门时用余光瞅了眼花羽,已经觉得胸口好像铁块压住,闷得透不过气来,此刻他已经不忍心再看她一眼,举起拳头,雨点般暴击在殷唐那张还算俊秀的脸上。“打狗还看主人面!你有什么资格动我的人!”

  但他仿佛感觉不到痛苦,发出桀桀的怪笑:“我绝对不跟曼丽离婚,你们要继续来往,我就向披露你们之间的奸情!”

  沈千阙不依不饶,一拳将他鼻骨击碎:“曼曼会向法院提出离婚,到时候,看的到底是谁!”

上一篇:记者从祥鹏航空了解到 下一篇:只是把自己当朋友